• 周六. 1月 22nd, 2022

全城寻找固始鹅块店……

adminqw17

12月 17, 2021

  年越来越近

  家就越来越近

  今天我们一起寻找家乡的味道

  固始鹅块作为固始最具代表性的美食

  多次荣登各大电视媒体

  很多老乡都问过小编

  固始哪家鹅块正宗

  哪家鹅块店味道好

  这个问题我感觉应该由固始老乡们来回复

  为了方便过年回家的固始人能找到味道不错的鹅块店

  现在全城征集固始鹅块店信息

  欢迎固始鹅块店报名参加

  报名格式:

  鹅块店名

  备注填写鹅块店地址和相关信息

  关于固始鹅块

  你真的了解吗?

  我们下面看一看孟军老师

  前几年写的固始鹅块的相关文章

  关于固始鹅块子的一些争议与疑问

  文:孟军

  我的家乡,河南固始县,美食品种非常丰富、数不胜数。但是如果评选最能够代表家乡特色和最具人气的风味食品,恐怕最容易胜出的就是鹅块子。

  记得咱们固始在2013年的时候,也曾经轰轰烈烈的评选出“十大名优小吃”,在十大小吃之中就有两个鹅块店经营的鹅块子入选,足以见得固始人对它的喜爱程度。如同外地人到郑州必须要吃烩面,到洛阳必须要品水席,到开封必须要尝小笼包子一样。假如你来到固始县不品尝鹅块,你的美食之旅也至少是不完全的。

  2017年的12月,中央电视台的《乡土》栏目,专门播出了关于固始鹅块的美食节目,央视记者走在街头巷尾,发出了这样的感慨: “在固始县我们发现了一个特点,那就是街上有很多鹅块的招牌,当地人把这样的街叫做鹅块一条街,一种美食已经形成了整条街的规模。这个鹅块究竟有什么独特之处,让固始人那么喜欢呢?”其实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固始人,我觉得用“鹅块一条街”来形容它在固始的火爆程度,已经是远远不够了。大家有机会在电脑中打开百度,搜索“固始鹅块”几个字,你就会发现它在全国各地分布的程度是那样的密集。

  在固始城乡各地,鹅块子加上烩菜,既可以当早餐,更是集经济、实惠、美味、快捷于一身的午餐与晚餐。而在城关范围内,除了央视报道的交通巷姐妹鹅块店之外,“小驹子鹅块、常柱鹅块、胡培杰鹅块、二兵子鹅块、二子鹅块、老三鹅块、楚老三鹅块、赵华鹅块、张街鹅块、良巷鹅块、马家鹅块、署前街鹅块”等不计其数的鹅块店的老板们,都在辛勤的、执着的、快乐的、兴奋的烹饪着这种美食,鹅肉的劲香、烩菜的清香、鹅油汤汁的浓香,那散发出来的香气三者合一,产生了说不清楚的综合反应,最终在大街小巷里形成了最为强劲的扑鼻神器,让人们闻到后欲罢不能,“瘫坐”在鹅块馆子里面大快朵颐,以至于有的文人发出了“没有一只鹅能够活着走出固始”的感慨!而我,在沉醉于这些街头鹅块美食的同时,更是对于固始城关老字号清真饭店–清香斋的鹅块子情有独钟,我觉得简直就是街头鹅块的升级精华版!

  (清香斋鹅块)

  清香斋的鹅块美在刀功熟练细腻,一盘鹅块上桌后,你不要因为鹅肉香气的引诱而急于动筷,应该静下心来仔细端详,会惊讶的发现每一盘鹅块都是厨师精耕细作的艺术作品,鹅块在盘中的布局是左右对称的,左右各摆放有八块鹅肉,中间还用两块鹅肉作为中轴线,并且每块鹅肉大小厚度几乎一致,令人拍案叫绝。清香斋的鹅块还美在汤汁清醇,也许正是因为要符合清香斋的烹饪主题技艺–清而香,它鹅块上面所浇盖的汤汁并没有街头鹅块那样辛辣、浓烈,而往往颜色是清澈的,晶莹发亮的 (当然食客有放辣的习惯厨师也会满足你)叼起一块在汤汁中浸泡过的鹅肉,放到口中的感觉不仅仅是清香的,而且味道略咸、回味无穷。所以,每当我的外地文友到固始做客,在清香斋的饭店里,这鹅块子绝对是我第一道强烈向文友们推荐的固始风味特色菜。

  当然,我今天文章的主题不仅仅在于宣传固始鹅块,因为这方面的文章实在是太多了。除了对鹅块子的赞誉之外,据我了解,在固始谈起鹅块这家伙,确实也存在着一些争议声。那么,到底是哪些争议呢?听我娓娓道来:

  争议之一:关于鹅块子的历史典故

  关于固始鹅块子的历史典故,在固始县的网络上,目前的两段论述比较流行:

  典故一:公元582年,隋炀帝车驾临江都,奏百戏之乐,宴众爱妃于赤舰船楼上,佳肴近千种,惟金华火腿与固始鹅风扫残云。

  典故二: 据《中国秘史大全》记载,公元679年,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因反对武则天丢官回闽南,途径固始,乡秀陈元光宴骆宾王于固始城关东门楼,元光献汗鹅块与其对酌,酒甘鹅尽,骆宾王望着城楼下史河中群鹅戏水,诗兴大发,吟起了“鹅,鹅,鹅,曲项向天歌……”陈元光后来主政漳州,将此诗传诵,留芳于世。

  在固始县鹅块馆子里面,这两个典故也是得到了很多的饭店老板认可的。我经常在他们店里的墙壁上,看到以此故事为内容制作的非常精美的美食文化牌匾。更有很多的固始人都曾经在微信上转载过这两个故事,但也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并不知道这是谁写的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两个故事的出处是来自咱们县一姚姓大家的作品。那应该是二十年前的时候,当时我在固始县胡族铺镇上班,乡政府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差的,由于卧室里没有有线电视,每天晚上我都会到乡政府大楼的一楼办公室里去阅读报纸。

  我记得自己是在一张咱们信阳本地报纸的第四版中,看到过这篇宣传固始鹅块的文章,文章不仅仅宣传了鹅块子,更是表述了鹅块没有推广到全国各地的遗憾,又联想到玉皇阁拆除的不堪回首,发出了过去的固始人没有意识到文化重要性的感慨与叹息。当时的我,对这篇文章印象很深,觉得写的很接地气(当时还没有这个词),于是便把它剪了下来,粘贴在我的学习簿上(那时候这种读报方式很流行)。但后来,我的这本学习簿在搬家的时候丢失了,所以对这篇文章也只是有着模模糊糊的记忆了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篇文章确实写的很生动,使得当时的人们竞相阅读,在不知不觉中,后来竟然成为了网上一篇流行的美食文章。

  但,这两个典故的真实性到底有多少?

  2014年6月9日,我县著名作家王明河先生,在他的新浪博客上面,发表了一篇《固始熯鹅块:一半鹅名在外,一半意甲买球直播以鹅传讹》的文章,对上述的两个关于鹅块子的典故提出了质疑。他是这样表述的:就熯鹅块而言是不用编典的,毕竟,它的岁数还不算大。据年轻时经营过熯鹅块的杨启仁先生介绍,他听大人讲,从前,并没有人卖鹅块子,只有东关张街那一磨回民逢年过节才去熯鹅块,还是一些大户人家。因为,熯鹅块讲究的是鲜弄鲜吃,如果剩了再去热吃,那口感就大打折扣了。当然,可以蒸,但蒸了之后,味道还是差失些。后来,也就是文革开始的时候,站马巷“站”出个马四姐(马云珍),手拎斗筐,里面放着一大一小两个洋瓷盆,大盆装鹅块,小盆盛汤汁。沿街叫买,“鹅块子,咸淡的,5分钱一块。”当时,卖的鹅块子是事先剁好的长块子,吃时根据食客要求淋汤,可咸可淡。接着,四街的吕宏亮老先生也在站马巷北巷口出摊经营鹅块子。到了1978年,鹅块子还是5分钱一块,鹅爪子也是5分钱一只。10年后的1988年,流动销售的鹅块子已经涨到了2角钱一块,多在中山大街、人民电影院门口卖。做鹅块坐摊生意的也由关底下的张街“潽”到关高头的横穿中山大街的小十街,有六七户之多,他们顺着路出摊。生意最好的当数“三杨”,“杨宽子意甲买球直播”、杨启仁和杨启乐。他们一天到晚、一年到头卖鹅块子,均拉一天卖四五只鹅。不过,冬天生意瓤些,但他们支上炭火锅(烧糊炭子),把汤汁放在里面热子,吃的时候走锅里“渡”一些,免得凉,没法入口,这大概就是鹅块火锅的前生。

  这篇文章的推出,则是彻底颠覆了固始鹅块的这两个典故,把它的历史大大的缩短。所以我们说,关于固始鹅块子的历史,有隋唐论和现代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。从一个观察者的眼光来看,我觉得后者的可信度要高,因为那毕竟是人家在东关底下回民区走街串巷、认真走访、详细记录的结果,而前者多多少少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浪漫想象,但你也不可否认人家通过举例鹅块而呼吁发展文化观点的正确性。

  争议之二: 是“汗鹅块”,还是“熯鹅块”?

  对于固始鹅块子的叫法,如果你没事的时候拿一个笔记本在固始街头转转,会发现鹅块馆子的招牌大致有“汗鹅块”、“熯鹅块”、“旱鹅块”、“汉鹅块”四种,并且在这四种叫法中,一般以认可“汗鹅块”和“熯鹅块”的叫法居多。那么,争议声又来了,到底是“汗鹅块”,还是“熯鹅块”?

  长期以来,在固始的美食界和网络上,确实对这鹅块子到底应该是归属于“汗”还是“熯”,有着一些争论的声音,两派虽然没有针锋相对的火药味,更没有因此进行过公开的辩论或者是对簿公堂,但也都是各执一词、各不相让。

  “汗”派认为,将熬制好的汤汁浇在鹅块上,在鹅肉的表皮上就会出现一层类似于汗斑的水珠,所以顾名思义为“汗鹅块”;而“熯”派则认为,“熯”是一种传说中的古老烹饪方法,只有“熯鹅块”的叫法才是最为正宗的。由于笔者没有他们对鹅块美食的研究精通,所以就没有投入到这场论战中,不过我是这样认为的:“汗鹅块”的叫法更加的生动形象些,比较接地气儿;而“熯鹅块”的叫法,则有些传统厨艺的味道,很有文化的范儿。

 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这些在网上对一个字而产生争议的人们,也都是对固始这个地方有着热爱情怀的!另外一点值得认可的是,因为他们的一字之争,确实为带活鹅块这个美食产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!

  三、关于鹅块烩菜的疑问

  在笔者开始记事时候的八十年代,固始人对于鹅块子的喜爱程度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厉害、狂热、执着,当时它在固始只是属于“星星之火”阶段,我印象中的鹅块子主要分布于下面的几个地方。

  一是东关底下的回民区,这里是发源地,对于这一点,无论是“汗”派还是“熯”派,都是没有任何争议的;

  二是现在的银博大酒店附近,那个时候这里是固始旅客运输的集散地,附近有好几家客运公司,固始人从外地回来,下车后都喜欢先吃点家乡风味的饭菜。还有旁边的原固始高中,每天有很多学生要吃饭,这两个因素也是后来带活、带火此区域鹅块餐饮业的原因;

  三是在原县妇幼保健院(已搬迁)西侧十字街向南的菜市场里面,有一个塑料雨棚搭建的小吃摊上,也有卖鹅块子的;

  四是在固始县中山大街原人民电影院(已拆除)斜对面南北向著名的小吃街里。

  当时俺家就住在与小吃街相交叉南后街的青砖巷里,每天当俺高高兴兴的从家里去固始一小上学的时候,这小吃街是必经之路。

  在模模糊糊的童年印象中,从小吃街自北向南、坐东朝西第一家是卖油茶的,店门口有一个大大的油茶壶,与他对面坐西朝东有卖呼噜汤的,有卖羊肉碗子的,后来还有卖牛肉拉面的,而卖鹅块子的就混杂在这三个店的摊位之间,一个很大的银色茶盘里神气的躺卧着一只或者是半只肥鹅,洋洋得意的等待着食客们的选购。

  那个时候好像不太流行现在风靡城乡的鹅块加烩菜这种方式,因为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平都不太高,大家往往都是吃个二三块打打牙祭就满足了。

  鹅块加烩菜是后来兴起的快餐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它应该是在2000年前后在固始城关先火热起来的,至于是谁个先发明了这鹅块加烩菜,也是说法不一的。

  到了现在,固始老百姓常常都会以“三个一”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美食作业:就是一盘鹅块子,一份鹅汤烩菜,一份米饭。

  我觉得这家伙之所以能够在2000年后呈现“星火燎原”的发展势头,除了味道确实可口之外,关键的一点就是快!烩菜一两分钟就可以烩好,鹅块是提前煮好的,需要多少老板就会给你剁多少,浇上提前熬制好的鹅汤汁,随时随地就可以吃,并且价格便宜,20元左右有菜有荤有米,把你吃的饱饱的、心情美美的。

  这鹅块加烩菜在“大闹”固始城乡之后,又让一些有心的打工仔带到外地,从鹅块子、鹅汤烩菜、鹅块火锅做起,从遍布固始老乡的建筑工地、装修现场、纺织工厂附近干起,最终步步为营,水滴石穿,立足北上广和各大城市,成为最能够代表固始美食与乡愁的一张名片。

  可以这样说,从当初的“星星之火”到后来的“星火燎原”,这小小的烩菜对鹅块美食的火爆,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  特别是很多的北方人初到固始,如果第一次尝了这鹅块加烩菜,常常会出现一个小“误会”,然后就有了“摇摇头”、“点点头”、“回回头”的故事。

  咱们先说说“摇摇头”,因为过了淮河向北在河南的其他地方,特别是许昌、漯河、平顶山一带,他们也是吃烩菜的,也叫大锅菜、大烩菜或熬菜等等,不过这种烩菜与固始的鹅汤烩菜完全是腊羊腿子配红酒—毫不相干的两码事。

  他们那边是以五花肉、白菜、过油豆腐、粉条、海带为原料在一个大铁锅里面炖出来的,每个人一碗大烩菜、两个馒头,就蹲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起来,成为他乡的一道民俗风景线。

  所以,当很多的北方人第一次来到固始县城,看到这遍布大街小巷的烩菜馆时,思想上常常会产生一种“误会”,以为这烩菜是和他家乡一样的大锅菜,所以当饭店老板端上这香喷喷的鹅汤烩菜时,这些北乡人十有八九都会“摇摇头”:“咦!俺让你做烩菜,你搞这上来弄啥咧!”

  这时,老板们都会热情的向他们介绍说,这是咱们这里最有名的一道美食。

  当北方人禁不住这香喷喷的鹅汤诱惑,试探性的尝了一口后,那醇厚的浓香会立即将他们的味蕾刺激、兴奋,于是便大口大口的开吃起来,最后他们就会完全沉浸在这鹅汤烩菜的美味里而“点点头”。

  当吃完这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大烩菜后,他们走出这鹅块烩菜馆的大门时,往往又不由自主的再“回回头”:“咦!这烩菜吃的可真带劲!下次再来!”

  当然,我前面说过这样的一句话:“至于是谁个先发明了这鹅块加烩菜,也是说法不一”。这也是我这篇关于鹅块文章提出的疑问所在。

  笔者在本文的结尾处,也强烈呼吁那些关注固始美食特别是鹅块子的朋友们,共同完善我的这篇鹅块文章,那就是第一个发明固始鹅块烩菜的餐馆,到底在哪里?

  到底是怎么发明了这令现在的固始人神魂颠倒的美食快餐的?

  我真心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们都能够积极参与这个讨论,提供有效的线索,并在网上说出你所知道的故事!

  我期待着……

  作者简介:孟军,大别山区红色文化、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的公益宣传者,曾经撰写过《罗荣桓元帅史铭》、《焦裕禄同志诗传》、《一代廉吏–固始祝庆藩》、《卢沟魂》等作品。近年来,作者以家乡美为创作主题,编写了大量反映豫南地区旅游、美食、特产、风情的文章。2019年,孟军同志被授予“固始县旅游宣传突出贡献奖”,2020年,其作品《固始–一座豫风皖韵的城市》获得“大美固始·百花齐放”文艺选拔赛文学作品三等奖。

 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